搜索 [] 的結果

筑起抗疫的心理防線(健康焦點)

原標題:筑起抗疫的心理防線(健康焦點)

筑起抗疫的心理防線(健康焦點)

醫護人員在照護患者身體疾病的同時,注意做好心理安撫工作。圖為在武漢江夏方艙醫院,湖南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護士長涂麗(前左)與一名患者交流。

新華社記者 沈伯韓攝

核心閱讀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武漢市加強患者心理治療,開通心理咨詢熱線,提供心理危機干預。截至目前,國家衛健委已派出300多名心理醫護人員到武漢,為打贏疫情防控阻擊戰構筑起一道堅實的心理防線。

身心同治促進康復

通過使用心理學語言,對患者進行開導,改變患者的認知和行為,從而讓患者積極面對疾病,配合治療

“您的核酸檢驗結果多次是陰性,符合出院標準。您可以出院了。”

“病還沒好,我不能出院!”

前不久,在武漢市第九醫院病房內,60多歲的王大媽坐在病床上,死活不肯離開。主治醫生和護士勸了多次,但毫無效果。

王大媽是醫院收治的第一批新冠肺炎確診患者,也是住院最久的患者,已入院治療近兩個月。雖然醫生認為王大媽已治愈,但她還是很緊張,總感覺身體不舒服,認為“病還沒根治”。

國家援鄂心理救援隊隊員、湖南腦科醫院心理科主任程明得知情況后,認為王大媽可能出現了心理創傷,於是對她進行心理治療。“這位患者住院時間長,經歷了病床緊張時期,害怕出院后看病得不到保障。”程明介紹,他對王大媽進行了兩次談話治療,有效改善了她對疾病的認知。隨后,王大媽就同意出院了。

程明介紹,向他咨詢心理問題的主要是輕癥的新冠肺炎患者,還有個別奮戰在一線的醫生護士。患者主要咨詢的問題是如何克服恐懼、焦慮、孤獨等情緒。

“疫情發生后,感染的人數多,又沒有特效藥。一些患者的家人也有感染,甚至出現死亡。面對疾病和失去親人的痛苦,他們內心感到恐懼、焦慮、孤獨,容易出現失眠、厭食等癥狀,及時干預非常必要。”程明說。日前,武漢市第一醫院對226人次新冠肺炎患者的睡眠、心理進行測評,發現高沖動風險佔3.2%,中重度失眠佔26.4%,中重度壓力佔10.5%。

“我們主要是通過電話、微信等方式對患者進行談話治療,隻有遇到個別心理問題較嚴重的患者,才會去隔離區與患者面談。”程明介紹,他們通過使用心理學語言,對患者進行開導,改變患者的認知和行為,從而讓患者積極面對疾病,配合治療。

為了集中有效地干預患者心理,武漢市第一醫院聯合前來支援的重慶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自貢市精神衛生中心等11支醫療隊,成立武漢首家“陽光醫院”,組建“圓夢心理睡眠聯合干預工作組”,為患者提供心理危機干預、心理疏導和睡眠障礙干預。

據武漢市第一醫院有關負責人介紹,“陽光醫院”旨在通過心理治療、身心同治,最終實現患者生理—心理—社會功能完全康復。“圓夢心理睡眠聯合干預工作組”已開始對患者進行身體、心理聯合查房,建立心理查房制、疑難病例討論制、心理交班制等。對患者各項風險進行評估,給予中度及以上失眠、焦慮、抑郁患者精神專科藥物加心理治療。目前,工作組已完成患者現場心理查房60余人次,電話微信干預100余人次,完成患者測評500余人次。

截至目前,國家衛健委已派出300多名心理醫護人員到武漢。3月7日,中國科學院心理研究所派出一個心理學家團隊前往武漢開展心理援助工作。此外,各地也派出心理醫療隊到達武漢,如陝西醫療隊心理援助醫療隊32人進入雷神山醫院、武昌醫院,開展心理治療。

傾聽也是治療手段

傾聽他們的訴說,分擔他們心中的痛苦,幫助他們排解消極情緒,然后給予鼓勵

最近,國家心理救援隊青山方艙分隊隊長盛夏一直在追訪一個67歲的女患者。一開始進入方艙醫院治療的時候,她情緒比較穩定,但沒過多久,又表現得非常焦慮。

“面對這種年紀較大的患者,我們的工作更多是傾聽他們的訴說,分擔他們心中的痛苦,幫助他們排解消極情緒,然后給予鼓勵。”盛夏認為,如果一開始就跟他們提建議,比如多蓋幾床被子,反而會產生一些不良效果。

通過盛夏的幫助,這位患者心裡的焦慮逐漸平息,睡覺也踏實了。最近,她多次核酸檢測為陰性,順利出艙。

“方艙醫院患者的心理障礙主要是焦慮,表現為失眠。”盛夏分析,大量患者匯集到方艙醫院,床位靠得比較近,加之整個空間比較開闊,一些敏感的患者容易出現焦慮。患者如果出現失眠,身體免疫力下降,不利於康復。

亚游集团体育平台 - ag亚游集团电商平台